转业31年,两套旧军装陪我31年

  屈指一算,我脱下军装转业到地方已经31年。近日,收拾衣帽间,实行“精兵简政,吐故纳新”,淘汰不要的旧衣物,唯独对两套旧军装不愿抛弃。

  转业后身体发福,旧军装早就穿不上了。几次搬家,它们都跟着我“南北转战”。爱人多次劝我送人,我都舍不得,一直把它们叠得整整齐齐的放在军官衣帽箱。和军装一起精心保存的,还有那领花、肩章、帽徽、军官证和三等功证书。它们见证了我的军旅生涯,承载着我的青春岁月,凝聚着我的军人情结。看着这些军装,就开启了我情感洪流的闸门,那些无法忘却的记忆,一幕幕地浮现在脑海中。

  小时候,我就羡慕和崇拜解放军。小学四年级,老师出的作文题“你长大后的理想是什么?”我毫不犹豫地写下了“长大后当解放军,保卫祖国”。那时最时尚的服装就是军装,哪个同学如果拥有军装或军帽,就会招来众人羡慕的目光,甚至一不小心军帽就有被抢走的可能。

  “十八岁,十八岁,我参军到部队,红红的领章映着我开花的年岁”,1973年12月,我入伍到了新疆军区某部,穿上了梦寐以求的绿军装。“一颗红心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帽徽、领章三点红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穿着新军装,挺胸抬头,甩开正步,在院子里走一圈,精神抖擞,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在新兵连,我爬上山坡请战友照了一张着军装的照片,急切地冲洗了寄给家乡的亲人,见照如面,免得他们担忧和牵挂。

  1978年我在部队提了干,由穿胶鞋进步到了穿皮鞋的行列,军装也由两个口袋变成了4个口袋。回乡探亲时,大有春风得意、衣锦还乡的感觉。走亲访友、逢场赶集,我穿着军装引来众多关注的目光。母亲摸着我4个口袋的军装,乐得眼角眉梢都是笑,连声说:“这个衣服好,这个衣服好!”

  4个口袋的干部服还增加了爱情天平的砝码,热心的亲友为我介绍对象。那时谈对象兴互赠照片,我给了她一张军装照,她送了我一张工作照,回部队后我一直随身珍藏。这两张照片就是我俩的定情物,第二年就结婚了。细想起来,我们的婚姻里军装也有一份功劳。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为了照顾家庭,1989年我申请转业。当脱下军装的那一刻,才发现我对军装是那样留恋和不舍,才明白以前那些战士退役告别军营时为什么眼中总是饱含泪花。

  对军装的情感,在转业后愈发浓烈起来。转业到机关开始的几年,我特别喜欢穿没有帽徽领章的军装,爱人给我买的其他服装都不喜欢穿。穿着旧军装,心中就有股亲切感,仿佛又回到那激情燃烧的军营岁月,耳边又响起《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慷慨激昂、激动人心的歌声,想起和同生共死的战友一起在训练场摸爬滚打、练枪操炮,想起我们天山风雪夜行军,想起我们风雪夜宿妖魔山,想起三九寒冬我们在通盖地区实弹打炮……岁月流去,人一天天变老,唯一不能忘却的就是那一抹军绿色,它是我心中的永恒。

  文/杨少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