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穿越山海的等待

  今年6月以来,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将“致敬英烈·为烈士寻亲”

  列为党史学习教育“我为群众办实事”的重点项目之一,

  广西退役军人事务厅扎实开展“致敬英烈·为烈士寻亲”公益活动,

  充分调动全社会力量,打通烈士寻亲路“最后一公里”,让烈士英魂早回故土安息。


  找到大哥苏锦琳的遗骨,一直是抗美援朝老兵苏锦文毕生最大的心愿。多年来,苏锦文尝试各种途径寻找苏锦琳的遗骨,但数十年过去,仍毫无消息。

  心酸的故事背后,是望穿秋水的等待。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有197653名中国人民志愿军英勇牺牲,其中包括3418名广西籍烈士。战争年代受条件限制,大部分烈士就地安葬在异国他乡,有些安葬在国内的档案资料缺失,有些烈士亲属只知亲人牺牲却不知安葬在何处。将烈士英魂领回家,成为广大烈属的强烈愿望。

  “退役军人事务厅成立以来,收到了许多烈属的求助信息。帮助烈属寻找和核实烈士安葬地,帮助烈属圆梦是缅怀英烈的一种方式,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呼吁全社会共同参与到为烈士寻亲工作当中。”广西退役军人事务厅二级巡视员严红娟说。

  为做实做好寻亲工作,广西退役军人事务厅牵头,广西壮族自治区烈士陵园与广西英烈褒扬事业促进会专门成立了为烈士寻亲工作组,主要领导担任组长,厅机关相关处室和直属单位负责人担任成员,制订印发系列规范性文件,设置专项工作经费,建立专项工作机制,先后奔赴柳州、防城港、贺州、来宾等地召开专题部署会……一个烈士亲属期盼已久的寻亲专项工作得以全面铺开。

  拓宽渠道 通力合作

  “由于年代原因,能保留下来的信息太少,烈属能够提供的往往只有名字和烈士证,这也是工作难以取得进展的原因。”广西烈士陵园相关工作人员介绍。

  由于档案资料不全、亲友断层、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等原因,寻亲工作不如想象的顺利。尽管如此,寻亲工作组从未放弃,想出各种办法。

  “致敬英烈·为烈士寻亲”小组积极搭建“三大平台”,即退役军人事务部门为主导的工作系统平台、社会力量参与的志愿服务平台、网络媒体协作的传播拓展平台,同时加强与公安、党史、档案等部门的沟通联系,进一步扩大为烈士寻亲工作的影响力。

  信息网联通了,又积极发动各方力量,不断充实“为烈士寻亲团队”,组建国内和国外两个为烈士寻亲工作组。寻亲工作组根据广西革命烈士名录对收集到的在朝牺牲广西籍烈士的安葬信息进行一一核实比对。

  随后,兵分两路,一组负责与已有世界杯买球官网的联系方式的烈士家属进行联系,完善烈士信息,并建立烈士一人一档进行专项管理;另一组负责寻找、补齐缺失家属信息的烈士档案,通过查阅相关历史资料、运用后台数据比对、档案资料分析等查找亲属线索。

  在公安、民政、党史研究、地方志等部门的通力协助之下,在dna比对、信息核查等世界杯买球排名的技术支持下,依托网络媒体的平台与技术优势,打造“互联网+”寻亲模式,“为烈士寻亲”终于有了结果。

图为烈士遗属甘杰在甘琨烈士的墓冢前失声痛哭。刘德安  摄.jpg

  图为烈士遗属甘杰在甘焜烈士的墓冢前失声痛哭(刘德安 摄)

  真情接力 寻亲有果

  2021年,对很多烈士亲属来说是个值得纪念的年份。

  王朝兴烈士一家跨越半个多世纪的漫漫寻亲路终于有了答案。在烈士寻亲工作组的帮助下,他们终于在朝鲜开城志愿军烈士陵园找到了王朝兴烈士。

  甘焜烈士已经迈入古稀之年的女儿,找寻父亲遗骨几十年无果,在今年终于得知:“甘焜烈士的遗骨在朝鲜安州陵园找到了!”老人喜极而泣。

  烈士苏锦琳的遗留信息极其模糊,通过再三摸排和反复信息核实,终于在长春市革命烈士陵园找到安葬地点。苏锦文感泣:“如果不是党和国家不放弃,可能永远也找不到大哥了!”

  ……

  截至目前,“为烈士寻亲”工作组已帮助114位烈属找到烈士安葬地,为安葬在东北三省等地的100位广西籍烈士找到亲人,另外还为安葬在外省(区、市、自治区)烈士陵园的11位病故军人找到了亲属。

  为烈士寻亲是一项长期且艰巨的工作和任务,尽管烈士们血战沙场已过去几十年,但让烈士英魂回归故里,是对烈士最好的告慰,也是对广大烈属最终极的关怀和慰藉。

  “用心用情用力帮助烈士亲属寻找亲人,下一步将争取帮助更多的烈士回家,让更多的烈属圆梦,通过告慰、尊崇、缅怀革命英雄,在全社会弘扬爱国主义、民族英雄主义,激励我们坚守初心使命。”广西退役军人事务厅副厅长、“致敬英烈·为烈士寻亲”活动领导小组副组长李振华表示。

微信图片_20211022112142.jpg

  烈士亲属在烈士英名墙前“寻亲”(刘德安 摄)


  (文/刘德安 李师 张宇)